低效乏味的华为一面

2010,08,08 张凯朝

--

今天本来不想去的,想想虽然差得太远,还是可以去看看人家到底是怎么样的。

前天就使用谷歌地图查好公交线路,没想到公交线路已经更改了,最后只好打的。

提前十几分钟到场,拿了登记表和试题就在等候区开始填写了。

登记表好多的个人资料填写,耗费了大部分的时间。

最后是一个试题,要求使用 C/C++/Java 做题。

我很懒,这题也简单,直接用 Python 几分钟搞定了。

也不想用 C/C++/Java 写了,一个字:烦。

交上去等了好久,不见有人叫我去面试区面试,

看到前面有个牌子写着“洗手请下一楼”,以为去洗手的话就到12楼(那里是13楼),

走到12楼找了半天没有,想起那个意思应该是指到下面的1楼去。

洗完手回来,又等了许久。

数了数今天面试的人员,等候区大概

11 * 4 * 3 = 132

加上面试区里的人,应该是150人传统面试。

终于有人叫我了,面试官看上去挺和善,笑着和我握了握手。

在面试区中找了半天没位置,只好乱七八糟搬了两张椅子坐下。

开始面对面的面试。

面试官问了一些问题,过了一回又重新问了这些问题。

我看他将我填写的登记表翻了又翻,就跟他说,是不是因为没有什么内容?

他笑着默认。然后指着试题上的 C/C++/Java ,对我说他们需要使用“主流语言”的,

我说 Google 内部很多产品使用 Python 语言。

然后他让我介绍一下 Python 语言。

最后面试官强调他们不想招聘不使用“主流技术”的人。

我说像华为这样的大企业,应该是把部分时间花了培养人才,而不是招聘牛人中。

面试官只是点头说是。

问我掌握多少种语言,

我回答对 Python 语言熟悉,C 只是在学校修读过,Java 最近才开始使用。

我本来可以很像高手一样指出,语言只是一种工具,编程不在于到底使用何种语言。

类似这样的话语云云。然而我没有。

面试官说华为主要是做通讯设备,有些地方需要电子学方面,

我回答上学的时候也修读过电子学的课程,不过学得不好,如果需要可能得重新学习。

面试官表示软件和硬件两个方面的东西很难同时顾及,

说最好是在已有的方向互联网开发方面深入下去。

最后面试结束,大家握握手,再见。

--

华为这个一面,给我感觉就是低效,等了好久,

然后是乏味,既然不招聘非“主流技术”的人,干吗把我叫过来面试?

唯一让我有点感叹的是,

我的登记表中写着的兴趣爱好一栏,

可能让面试官觉得有和我聊一聊的可能。哈哈,那里写着“诗歌”。。。

附上了的试题解答(更正了些手写错别字):

#!/usr/bin/env python
import bisect

def getElementNumberGreaterThanAverage(src_list):
    len_list = len(src_list)
    if not len_list: return 0
    average = sum(src_list) / len_list
    average_index = bisect.bisect_left(sorted(src_list), average)
    return len_list - average_index

当然试题上是先写思路再写代码的。。。

这个解法比一般的解法效率上应该还要差一些,

不过我很懒,不想写太多。。。

Comments

没想到自己回来再写一遍,发现简简单单的题目,居然出现那么多错误漏洞。。。

Comment is disabled by administrator.